中间那段钢琴好听爆了
   ※
   看不见。所谓的“结束”。
   肺里满是尘与锈的气味,他艰难地举步迈上战壕。
   五分钟前交火刚刚结束,这只是暂时的喘息,双方都在抓紧时间打扫战场。他也要动作快才行。他收到的命令是回撤后方,这对他与他的士兵而言简直是开恩。
  但是他的脚步,像被炸空了一样虚浮。
  偶尔会像这样被绝望性的疲惫吞没,不思进取只想蹲在原地。求生的本能是支持他在战争机器的尖牙利爪下奔逃的唯一动力,然而这一动机却又像聚不拢的柴堆一样易散。
  比如现在。珍视着设法留在身边长达三个月的合照,也就那么简单地丢失了。
  以后还会有人记得吗……已经去了那一...

仓木黑音的一天

しずめうた:

通常的场合。


-第??日-

晨六时三十分,仓木无知觉地睁开双眼。

然后像是拒绝透过拉门的日光与鸟鸣一样翻过身子,抿上眼。

在假寐里漂浮的时间密度不均衡,有时漫长得无聊,但更多情况下是短得不够。

再眯一会,就一会,现在起床会头晕,过五分钟也不行——

结果直到礼貌的敲门声落在房中,仓木依然赖在被团结界里动弹不得。


八时整。

第一部队已向厚樫山进发,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仓木借助桌上三刻的悬浮窗监测着部队所在11037号面的动态。

从近侍的视角看去,雪片一样纷至沓来的跳窗把仓木吞没。这是工作中的常态。十指在键盘上翻飞,报告送出的提示音...

Unlight對戰向三十問

原卷by微博@维索重新做人

1 安安,您是一位喜歡打架的大小姐嗎?(不算喜歡也請來做做看接下來的問題嘛來嘛)

-不算,比起打架更喜歡推圖

2 對你來說,對戰的主要目的是?(ex:鑲金/排位/不我只是想打架)

-當包做日常

(超沒出息)

3 還記得剛開始對戰的時候自己做過的蠢事嗎?(誒 

-進徵包房帶錯牌組……組里有N傑多((

4 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對戰的隊伍嗎?

-跟友人打L333,艾伯康康尤莉卡。不過全程在舔對面的白姐姐(

5 御三家的三位里最喜歡哪一位的戰鬥方式呢?

-艾伯吧。技能比較穩,雖然爛骰傷我千百回

(其實另兩...

同人写作的界限

终于看到一篇能较好地说明“度”在同人创作中的重要性的文章了。建议阅读能力低下者先看最后作者加黑的部分并牢记于心。

皆是城池:

对不起我又来闲扯淡了,希望不要为了这个觉得我烦。

在写还梗的时候摸鱼,看到了一篇谈论写同人“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”的帖子(原帖在这里: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,除非你就是为了OOC)。看了觉得作者其实有很多条说得挺不错的,但大概是最近同人圈又(不好意思我用了又)发生了很多一粉顶十黑程度的事情,所以有些地方大家都有点神经敏感矫枉过正了。

虽然在真正自己动笔写同人的时候并不多,但是我也有一些粗略的想法,想跟大家讨论。

 

1.AU/Crossover

※以下是一个苏审的发言

想了想,我刀男人里能吃的刀×刀CP屈指可数……

兼堀是唯一站定不拆逆也是唯一可接受R18的。

安清安、鲶骨鲶仅限友情向。个人感觉他们的关系还到不了越界的程度。鲶尾和骨喰这对说实在有点纠结,teku做人设塞了不少私货进去把他们表现成双子,实际上按史实来看两刀没什么交集。想要两人一起虐的话我还不如看鲶一期。

鲶一期也只能吃亲情向。鲶尾的程度想弟×兄,还是,算了吧。

喜欢三日月&鹤丸&一期的御物组友情向。加上莺丸四人一块喝茶,真是极好的……但是其中两人CP无论哪个我都吃不了。多大刀了,几百上千岁了,再跟小年轻一样ピンクピンク地lovelove...

1 2 3 4 5
© NeitherNor | Powered by LOFTER